家乡的枣树(原创散文)作者:张子保

  自我懂事的那一天起,一棵高大的枣树就已经耸立在我家的后院里。据说那是我爷爷亲手栽培的。第一次吃红枣时﹐我便以好奇的目光望着爷爷,用那童稚的声音问道﹕爷爷﹐红枣的枣怎么写?

  夏里的晚上,我们总爱围坐在枣树下拿着扇乘凉聊天。我最喜欢听爷爷讲猪八戒背媳妇的故事。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故事跟爷爷分享。有一次,我仰望着夜空出了神,忽然对爷爷说﹕爷爷,听说天上的星星代表着地上的人,天上要是掉下一颗星星,地上就会死去一个人,是吗﹖爷爷先是愣了一下,说﹕天上的星星代表地上万事才对啊。你看,上那么多星星,比地上的人还多哩﹗

  我抬起头来,仰望天空好一会儿,然后又深有体会 地对爷爷说﹕爷爷,你看那颗星星旁边还有两颗小星星,一颗是我的,另一颗是枣树的。爷爷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每逢到七月七日,便是青枣成熟的季节,我总是嚷着爷爷给我摘一些。由于上了年纪不方便爬树,爷爷就在树下用竹杆拍打枣树的枝头,打下熟透的红枣。早已垂涎三尺的我捡起地上的红枣不停地往嘴里送。渐渐地,竹杆打下来的红枣一时还不能满足我狮子般的胃口。于是,我常常偷偷地爬上枣树上去亲自采摘。担忧的爷爷在树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声呼喊赶紧下树。

  光阴荏苒,转眼我已到北漂五年了,在异地它乡,我却时常想念家中的枣树。每一次下班时,回到住处,常常一人独坐在阳台上仰望天上的星星发呆﹕想起与爷爷一起为枣树打杈﹑喷药的日子﹔想到红枣收获的季节里,我骑在树上边品尝红枣边用竹杆敲打树上的红枣,爷爷和奶奶用被单接红枣的情景﹔想起爷爷在树下万般叮咛和咀嚼着红枣时那份甘甜……

  去年七月,正是红枣收获的季节。我终于安不下心,于是拔通了家中的电话。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电话的另一头居然没有听到爷爷充满期盼的声音。我再三追问妈妈,她也只是吱唔了几句。当我得知红枣长势尚好时,便挂上了电话,然而,心里总有点不太踏实。

  正赶着十九大的召开,我给领导写工作报告刚写完,便向上司请了假﹐我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回故乡的列车,当我走进家门口时,我几乎晕了过去。原来爷爷在半个多月以前去世了。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他再三叮嘱妈妈﹑大哥﹐不要通知我回家奔丧。我倚靠在枣树旁﹐良久,默然……

  夏夜的繁星调皮的眨着眼睛,我独自坐在枣树下凝望着夜空,爷爷的星依然闪烁着。微风夹杂着香枣的气息迎面吹来,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爷爷,您还好吗﹖天堂那边,您是否栽下了一颗枣村﹖在红枣收获的时节,您是否也跟我们一起咀嚼着红枣的那份甘短甜﹖

  张子保,黄河.淮河浪子等十几个笔名,河南省正阳县人,毕业于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系,资深媒体人,著名揭黑记者,多家刊物编委与顾问和评论家,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作家班。他在多年的新闻工作中,共发表文学、新闻纪实作品1300多篇,其中代表作《日子深处有阳光》、《阿婆的爱心》等荣获全国一.二.三.等奖!散文,小说多次被《小小说选刊》等杂志转摘和被收于各种选集选本。目前博主任五家媒体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