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之余 关照内心(组图

  作家简介:陶立夏,翻译家、作家、摄影师。曾在伦敦学习、生活数年,现居上海。因兴趣和工作,遍游世界各地,拍下无数美景,记录无数故事,文笔优美练达,摄影颇具个人风格。已出版散文集《分开旅行 在路上遇见自己》,小说《喜乐章》,译著《夜航西飞》、《一切破碎一切成灰》等。

  陶立夏新作《练习一个人》及书中插画。 被誉为女性畅销书作者的陶立夏,继旅行文集《分开旅行》之后,今年又推出了回归内心之作《练习一个人》,此书由多个篇幅不一的散文组成,文字清新隽秀,细细品读,总能给人一种坚强而勇敢、文艺又知性的感觉。《练习一个人》记录了作者离开熟悉的生活,肆意散漫独居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她放下光鲜安稳的身份,不再计算月薪年薪,不再出门奔赴一场又一场的聚会,不用说自己不想说的话,不用刻意经营关系,不用在焦虑中入睡,只安静地投入到喜爱的事物里,却比任何时候更觉坦然。近日,本书作者陶立夏接受本报专访,与读者分享她的独居生活感悟。

  《练习一个人》一书的封面设计非常独特,封面上是一个身穿长裙远眺大海的女子背影,独自一人静静地享受着大海带来的恬适与静谧,给读者以无限遐想的空间:此刻你过的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和作者一起离开熟悉的生活吧,尝试在一年里自由自在的独居。

  以《练习一个人》命名这部散文集,对于陶立夏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一个人’代表着我对‘人’作为个体的存在有了新的认知,也是对完整自我的一种探索,这本散文集是我对过去一年生活的归纳总结,意味着我要开始一段新的旅程。”陶立夏说。

  陶立夏用了近一年时间完成了这本新作,文中穿插了很多她旅行时所拍摄的照片。《练习一个人》通过很多短篇集结成一封长信,是写给陶立夏的,也是写给一直支持她的读者的,她想和大家分享生活方式、人生感悟,以及旅行中的所见所闻,可以让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有个关照自己内心的契机。

  而把“独处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能力”作为这本书的题记,陶立夏也有独到见解:这个世界有很多可以分散注意力、打发时间的方式,你完全可以将自己投入到快节奏的生活中去,甚至因此渐渐失去了一个人安静独处的能力,必须为自己的注意力找寄托。如何克服焦虑不安或者是懈怠,将独处的时间过得充实有趣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所以,独处是选择,也是能力。

  《练习一个人》记录了作者如何离开熟悉的生活,送给自己一年自由时间的经历。放下光鲜安稳的身份,不再计算月薪年薪,不再出门奔赴一场又一场的聚会,不用说自己不想说的话,不用刻意经营关系,不用在焦虑中入睡,只需要安静地投入到喜爱的事物里,却比任何时候更觉坦然,原来爱自己不必假于外物。练习一个人,不执着对未来的控制感,不依赖别人的照顾,孤独就不再是威胁,不再是心痛,也不再是惩罚了。

  在这独居的一年中,也让陶立夏领悟到了,要学会一个人,才能享受两个人:在一段错误的关系中苦苦挣扎而不知自救,或者永远期望那个人能懂你,能为你安排好浪漫的周末、美妙的旅途。如果你不能卸除心中的枷锁与依赖,那只会在等待中错过与埋怨。

  《练习一个人》,是作者闲居一年送给自己的礼物,从世界走回内心。在书中陶立夏这样写道:所有的失去,都是从得到开始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明白自己内心需求的人,不会害怕不时偷偷袭来的寂寞和伤感,偶尔难免情绪不安,但也能够很好的梳理,然而,她在追求自我状态的时候,不会因为外物而迷失自己。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罢,让自己无归属感的始终只有自己,此时此刻,我们要做的就是开始爱自己:“我们都是不会在感情上委曲求全的人,得不到的爱情,向来不能将就。练习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好好爱自己的时候,不必委屈自己,不必强求自己。”陶立夏说道。

  书中说,此刻的你还好吗,是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么?陶立夏也时常问自己:好与不好,该如何来界定,只是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缺少了些什么,闲暇的时间她就用书籍和文字去填充,然而这些都还不够,若三十岁我还独自一人,情感上没有任何负担,不如去进行一场三十岁的旅行。

  有人说“旅行之意义并不是告诉别人‘这里我来过’,而是一种改变。”陶立夏认为,旅行的意义是广泛的,每个人都不同,能说一句“我来过这里”是促使很多人远行的动力。旅行只是暂时更改你的生活环境,激发你的感官。而所有的改变都来自内心,旅途中或许会有一些见闻触动内心,但这不是绝对的。相反,更多是你的阅历和人生阶段在影响着你的旅行方式和目的地。比如说:年轻人喜欢背包,中年人喜欢奢华定制旅行,老年人更喜欢邮轮。

  现在,陶立夏已经完成了两部游记类散文,她说,写游记的过程很像榨橄榄油,最好的初级橄榄油必须在橄榄采摘24小时之内完成,劳动量大,过程艰辛。好的游记也要在记忆尚新鲜时下笔,这对有拖延症的人是巨大的挑战,而且工作的痛苦会加速消磨旅行的快乐回忆。

  读者在为《练习一个人》中精彩的故事津津乐道时,也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这些故事都是真的吗?陶立夏坦言,是,也不是。因为现实生活总是平淡的,偶尔极度精彩,把这些迥异的素材进行排列组合,就会有可信度高的好故事。

  “我觉得好作者类似导游,决定故事的走向和基调,中间负责保持节奏,但要让读者去完成最后一段旅程,完成登顶。这有些像中国画里的留白,读者会用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将这些留白填满。能否为读者提供这样的空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好故事不在作者手里完成,也不是在编辑手里,而是在读者的头脑中。”陶立夏说。

  陶立夏告诉记者,她之所以喜欢旅行,不仅仅是旅行能带来创作的灵感,旅行更是一种成长。旅行能带给她自由的感觉,让她从惯常的生活节奏中逃离出来。因为人的衰老无可逆转,但在自然界却不是这样的,时间只能成就景色,而无法摧毁它。很多自我成长是在旅行中发生的,因为喜欢海洋,陶立夏去了十多个岛屿,以不同的旅行方式来标记人生的各个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