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因为爱 所以爱

  今晚的月色,好的直叫人落泪,而更透过那萧瑟的花间树影,我爱的你啊,告诉我我该何以面对。

  残酷的你啊!似乎已离开我几千几百个世纪,那么长那么远,我真的像那快望夫崖,一往情深而又固执地守侯着,是不是这一切都太残酷了。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多么希望从来就不曾与你相识,或者我们都能够聪明一点,洒脱一点少爱一点,那么是不是一切都不会是那么的悲切与凄迷。

  同样的月色,同样的秋夜。记否,我们的那个曾经相拥的秋风中的浪漫。那操场那石塘那小路‘还有那偶或的山鸟的鸣叫。所有过去的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深深的失落。

  今晚,注定我又将是寂寞的一个,只能选择这样无助的坐着无助的想你,可窗外的一切却让我无法自抑。

  昨天这里下了雨,绵绵的,让人心碎。我不知为什么,当翻开那本《燃烧的火鸟》的时候,莫名的哭了。那瞬间,在心底,好疯狂,好疯狂地想你。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要疯掉了,你说:人为什么要思想。不知是谁不识时务的播放了孟庭伟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吹呀吹吹落花满地,苦苦守侯你的归期”。最爱的你啊,何时何时才是你的归期,让我在你身边也找一点久别的怜惜。

  今夜,窗外,依旧月光旖旎,我多想顷刻间狂风骤起,雷电交加狂奔于雨中,大声地倾诉我无尽的相思。可这又是一个怎样的怪念,我只能在心里千万千万次地低吟你的名字,祈祷你的归期。

  哎,记否,初相识时同吟:‘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是不是上苍早已遏示我们会有这痛心疾首的别离。

  作者简介:来自历史名城徐州,本名杜超。就如他的网名,他喜欢自由,无拘无束如风一样的男人,爱好广泛,喜欢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喜欢用心去诵读,用自己的诠释来解读文字,也喜欢用文字来写下自己的喜怒哀乐,所感所受,去歌颂去赞美去鞭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