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师生之间 这么近那么远

  既然,走在光阴长河的冰面上,那就穿着棉袄洗一次冷水澡,来一次炽热的碰撞,给生命一点点热量,点燃岁月留下的希望,燃烧重生的希望!

  在校园这片被世人称之为“最后一片净土”的地方,我们共顶一片蓝天,同他一片赤土,不期而遇。即时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别离,但不忘了,相聚是缘,相离是分,也正因为反复无常的聚和离,便有了所谓的“缘分”。

  相遇了,学生就成了教师的生命里的时光,一次次轮回,一次次重生。不记得何时,走到了原点,和时光开始了对酌,你会发现,它离你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里,近到和你毫无罅隙,时刻跟随你左右,远到,你一辈子,也走不到头,也品不完它的滋味。

  书中有个他,他叫庄子。庄子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就这忽然之间,我们该行走出多少近,多少远?

  流年不待细数,已觉惶然,岁月忽已老。鬓毛衰,心淡远,又是日渐长,春将尽,看花瓣散落在指尖上, 一年又一年,只想,素心若闲,让日子绣成一朵简,镶嵌满美好的记忆碎片......

  我现在的生活,忙碌而又平凡,但也不缺少对工作的激情燃烧,翻一页书,和文字交谈,远远近近,长长短短,文字,可以走进你的心,住进你的眼,和它亲密接触,里面的故事、人物,动情处,就牵动着你的每一根神经,一个句读,一个标点,也会轻轻拨动你的心弦。

  于似乎, 那些景、那些人,呼之欲出,就在你面前晃呀晃,他笑,你也嘴角弯,她哭,你也泪光盈面, 跟着章节走,自己也若身在其间,仿佛,唐风还在拂着你的发梢,宋雨正在打湿你的屋檐,不管前有秦汉,后又明清,早已跨越时代的鸿沟,学会了无厘头的穿越.......

  依了风,傍了云,那一景一物,一人一情, 就带着远古的气息飘到眼前,沉香扑面,墨韵入帘,泛黄的书笺,在旧时光里熏染,没有了时空间隔。近到,一个转身,就能碰触到你的眉尖....

  合上书,起身,做自己该做的事儿去,那书中的人,画中的景,已然忘却远离,现实中的琐琐碎碎,把你的脑海填满,忙碌起来的时候,那些闲情别绪,就只好结在织女的心丝里,有月亮的晚上,躲在银河的柔波里浅漾。

  此岸彼岸,摆渡千年,任你怎么,也寻不到那一丝一线,这时,盈盈一水,人间,看上去很近、很近,天上,是那么远,那么远。

  这世上,有许多无法衡量的距离,说近也近,说远也远的存在着。 有时觉得它和你是这么近,有时却又是那么远。

  心若不相通,即使近在眼前,也觉相隔万里,锁上心门,就成了永远无法走近的远.......

  倘若,两心相通,两情相悦,无论怎么远,像有一根风筝系着的线,在你的手心掌控,始终走不出你的视野之外。隔得蓬山几万重,心有灵犀 一点通。天涯也若咫尺。

  却不知,这世上的缘分,是不是都能遇见?心的远近,要涉过几程山水,才会没有了距离。

  不是所有,只是一些,一些朋友,曾经的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却不知,什么时候,就那样,走着走着, 像刮过一阵风,像飘去的一朵云,远了,远了,再也寻不到了。像离枝的叶子,信手拈过,丢进风里,任它飘到千里万里,再无交集。

  偶然,看到央视的一个采访民意节目,也深有感触,记者问许多路人,住了这些年,可知道你的邻居姓名? 许多人摇头,坦言不知。住了几年甚或十几年,相遇头一点,多少次擦肩,转身是陌路。人生也只不过是一张若有若无的画皮。

  城市,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水泥高楼,防盗钢窗,筑起了一个个小小的围城,一扇门,一堵墙,把人情、把人心,都囚禁在一方囹圄之中。有多少人,住的这么近。心却那么远。一座楼里面,如隔万重山。

  其实,人心向善,也想把隔膜这张薄薄的网捅破,谁都想打开一扇心窗, 走近你我,把春阳般的明媚与人分享。

  只是, 城里的月光,被林立的高楼遮挡,有些远,有些暗,终是,不能把每个角落都洒遍。

  捡拾起记忆的碎片,细数过往的风景。 那些近,那些远,连缀成一路歪歪斜斜的诗行。

  岁月,是阅尽千帆后的冷暖词章。大凡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念旧,旧的光阴,旧的故事,一些远远近近的过往,铭刻于心,不会遗忘。

  总有一些记忆,会成为永恒, 就算走的再远,也会如影随形,伴你走过,每一个或长或短的人生驿站。 刻在年华深处的一段时光,打上了烙印,仿佛,离你是这样的近,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清晰如昨,温润如初。

  总有一些记忆,会渐渐淡离, 像梦里拉伸的影子,一点点踩碎在时光的沙漏里。如云烟,朦胧杳然,不留痕迹。

  在某一个路口,我们曾经走近,留下彼此的欢乐与忧伤。然后,又各自背上行囊,去寻觅心中的无数个梦想与渴望。就在这样的寻寻觅觅中,渐行渐远、回首,已是蹉跎掉多少锦瑟华年。

  不必刻意去做些什么,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人生的三重境界,我们能悟出多少?说白了,也只是人看人,笑惹笑得戏子而已,只是演绎的没有修饰,那么真实,那么荒唐的不可一世。

  其实,山水本无情,花草难相思,赋予了人的情感,就仿佛都有了灵性。看山,山含情, 看水,水有意。 你在这里 一颦一笑,一悲一喜 ,那一花一草,一石一木。 也就灵动起来。

  花开的时间,不曾,用尺度丈量,喜欢,就会执念相依,嗅着那一袭暗香,清婉幽芳,一路伴你,只想寸步不离,摇曳生姿成风情万种。一片叶的间隙,只一眼,没有迟疑,就融在你的筋脉里,凝露滴翠,洇绿晨曦,墨染夕阳,无论多远,只等你,把青山踏遍。那是,零距离的一段绿色光阴。划过记忆的指尖,几度陌上春秋,尽是明媚嫣然。

  不知,多少年后,光阴渐远,拣尽寒枝,一株老树,花开依旧,依然向暖,你可记得?有谁,曾经来过,来过,和你,共同走过一段,岁月葱茏的山长水远 ......

  作者简介: 笔名半山里人,原名刘玉玺 ,男,汉族,甘肃文县人,平日喜欢篮球、摄影、旅游、阅读、爱好写散文和诗歌,文章多发表于教育类杂志,喜欢以文会友,希望在文字的路上结交更多的良师益友。现在工作于文县丹堡初级中学,是一名地理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