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实散文集 《原上少年》即将出版

  我有一个凄苦的梦……在梦里,我绝望地哭喊,心里怨她:“我理解你的失望,我理解你的离开,但你总要捎个信儿来呀,你不知道,我们会牵挂你,不知道我们是多么想念你吗?”但就连这样的话也无从说给她,只知道她在很远的地方,并不知道她在哪儿。这个梦一再走进我的黑夜,驱之不去。

  城市的店铺堆满了禽畜的肉,餐桌上也摆满了肉,但城市人与食它的禽畜不会有情感上的丝毫纠结,看不到血流如注的屠宰场面,更听不到活蹦乱跳的禽畜被屠的惨叫声,所有宰杀的悲惨场面,都被隔离在了城市门外。这让吃肉的人容易淡忘肉是屠宰而来的。即使想到肉是屠宰而来,也不会想到被屠宰时的动物是如何可怜和疼痛。

  这是否表明他当年是一个很用功但才智有限的学生?不。在当时,王子是不必动手写字的。据艾因哈德说,除了字写得不好以外,这位皇帝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思维敏捷,很有教养,求知欲很强。他的拉丁语说得像母语一样流利,此外还懂希腊语。他修习过自由派艺术、语法学、修辞学、辩证法和天文学。他学过算术,十分专注地研究过天体的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