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论官微刊随笔文章:“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

  钱镠的夫人真是福气,短短小别就让老公吃不下睡不着,放下刀拿起笔写诗,真有本事!

  作品以“人与自然”为题材,文字清丽流畅,意境隽永,充满诗意,同时蕴含着一种音乐的韵律,令人读来爱不释手。

  孙红有一个写作的“秘密花园”。中午下班之后,孙红从来不回家,而是一个人窝在“秘密花园”里,写一两个小时,直到下午上班。“我从来不把写作带回家。”工作几年来,孙红没有破过例,周末两天她更是从不动笔。她认为,在家的时间应该奉献给家人,与其写作,她宁愿陪自己11岁的女儿。因此,很长时间女儿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还是个“作家”。

  来到养老院后,廉法玺更强烈地想自立,他找到老同学帮忙,通过通化市作家协会帮忙出版自己的作品。几十篇作品,今年5月份,集合成为《残情集》出版了!读作他作品的人,无不被他的才情所打动。通化市残联肢残协会主席于沛月女士这样形容:走进他的散文世界,仿佛走进牧情谷,你可以听到飒飒风雨声,啾啾鸟鸣声,潺潺溪流声,你可以看到星星的璀璨,彩云的聚散,蝴蝶的蹁跹;你可以嗅到花香果甜;触到雪冷霜寒,摸到草软风轻。

  轻抚这寂寞的窗棂,放眼这清瘦的房舍,繁茂竹枝与这小院木窗相拥着,细柔的竹尾轻拂着青瓦屋顶,沙沙的声音仿佛还和当年在院中小憩的徽因低语,更增添了小院的静谧。我忽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我当年贫穷的家乡,就用这样的几间茅舍招待了远来的贵人,而她居然就无怨无悔地留在这里,继续她最为深爱的建筑学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