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与挑战》散文等于抒情?更等于亲情?

  「我们其实都知道,这有一大半是文学奖『惹的祸』,却由散文来担其罪。散文的虚与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难以区分,只要不匿名。」(〈他辨体,我破体〉,六月六日人间副刊)

  唐捐所道破的,其实也是散文这个文体,之所以在近期内受到这么多的评论与关注的最主要原因。文学奖的创办,是为了奖励什么样的作品与创作者?是新人吗?但各大文学奖没有限制年龄,许多奖金猎人已经位居总编也不惜纡尊降贵和学生们厮杀,文学奖单位只好另辟新人奖为写作新手保障名额;那么,是奖助全然翻新的创作实践吗?如果是,今天就不必讨论散文的真假虚实了。打开各大文学奖的作品集,翻到散文类,大概两篇写爸爸、五篇写妈妈、十余篇是乡下某处的阿公阿嬷、叔婶姑伯,怀旧与抒情成为大宗,而且书亲情更是唯一文风。

  为什么创作者,要写这么多真的发生在父母身上或是从别人的父母听来的故事,当作散文,投稿比赛呢?甚至在书写的过程里,可能因为获得的资讯材料多寡不一,巧思布局成第二人称观点;为了隐去某些促使叙事松散的旁枝末节,接上淋漓狗血的片段。整篇散文就变得很「小说」,甚至出现呓语。但这真的是创作者,必须负上全部责任的一桩关于文学情操的私德小事吗?

  如果我是一个打算投稿参赛的人,而且肯用功的话,理应先去翻阅文学奖的歷年作品集;而当我看到两篇写爸爸、五篇写妈妈、十余篇是乡下某处的阿公阿嬷、叔婶姑伯的得奖作品时,我会这么反骨地写一篇论理散文去参加比赛吗?如果我想得奖,不论是不是为了奖金或名声,可能只是因为学校规定必须得过全国性的文学奖,方能以创作替代论文毕业的时候,我是否就得违背自己的黄金文心,去写一篇感天动地的〈祭十二妹陈情文〉,以换得多年来试图用论理散文而不能得奖的毕业资格?

  我相信在数百份投稿的散文里,一定也有很多谈文化、论政事、说玄理的散文;但我也相信,这些散文在职业评审的熟练眼光与巧辩能事之下,可能败给明明初审已经被淘汰,而后却又连跳三级直接拔擢进入决审还兼得奖的亲情散文们。这样的事情,我也很希望只发生在我听过的那一次。

  得奖作品既然是由眾评审选出来的,该文章当然有其佳处;而评审如果总是同一组人,那么「佳处」就会如出一辙,十余年的作品集摆起来看等于只看过一本,新人写手有样学样、没样自己想,总也会想到去写点「亲情」。儘管自己面对父母的愚钝迟缓根本不是那样温柔敦厚,文章里看着老父亲老母亲的眼神却始终含情脉脉。

  创作者不能因为文学奖起舞,写些言不由衷的文章,只写个三、五年,赚饱了就收山,平白浪费社会资源;而规避这类奖金猎人的方法有二,最好的方法就是往后各文学奖只徵可以成书的份量,小说奖也好,散文新诗也罢,一年一徵,一徵就是十万八万字;我不相信有人可以用散文虚构了十万八万的老父亲而骗得倒评审,对吧?况且这样徵稿,每年都会有新面孔,或者是创作质量惊人的老面孔,对文坛才更有帮助。

  其二,最坏的办法,就是往后文学奖一率只发奖座奖状,取消奖金。如果真的有志于文学的人,这些奖金说实在的,可以有,稍稍补助生活匮乏;也可以无,回也陋巷不改其志。而两个方法正巧都是砥砺我们创作者,用苦难磨出真正有心创作的人,如此力行几年后,台湾的散文该是什么样子,虚实应该如何拿捏,自当清楚明白。而真正能出头的人,也不会被那些善于矇骗职业评审的职业写手取代。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產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