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跳舞原创 散文作者:张子保 下一篇:没有了

南京禄口机场货运保障部:张敏的散文、诗歌原创作品赏析(八

  此篇文章是为了纪念那些个为了和平,为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为子孙后代幸福生活而战斗牺牲的勇士!

  回眸70年前,在那场抗击倭寇反法西斯侵略的战争中,这是一段艰难的岁月,波澜壮阔,让人荡气回肠;一种民族的精神穿越历史,山河破碎、硝烟弥漫,血雨腥风,中华民族不知多少有血性的儿女,在松花江畔,在长城内外,在华北大地、他们拿起武器、长矛大刀,用自己身体铸成了护国的长城,以中国人自己的民族血性,勇敢的扑上去,与倭寇拼杀,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百团大战”那段让人难以忘记的抗战史诗,在中华富饶的疆土沦落敌手时,在华北战场上中国军队与侵略者生死的较量。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就算一退再退,又能怎样?山河破碎,人世凋零,难道只能哀叹一声,心在天山,身老沧州?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纵然马革裹尸,不过埋骨青山。枣宜战场,张自中将军带领将士冲锋陷阵,与日寇在壕沟里拼杀,战至最后一兵一足,以身殉国,哪怕子弹穿透胸膛无所惧怕,这是一种怎样的不甘和决绝,这是中国军人的气节和血性。

  一行国仇,一行家恨,前面倒下,后面的冲上去,我看到八路军新七团战旗飘扬在阵地,他们无所畏惧,将士的鲜血染红了军旗;我看到了娘子关战役,勇士们为了用火车撞击日军的装甲车,为扳道叉,那些个八路军小战士奋不顾身的冲上去,用自己身体裆子弹,死死护住扳道叉,那鲜血染红了铁轨,在日寇的装甲车爆炸那一刻,让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那段辉煌的战斗载入了世界反法西斯的史册,中国军队和人民同仇敌忾,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中国人,整个中华民族从来都不会屈服于侵略者的强暴。

  1940年8月,日本侵略者对我华北抗日根据地采取了“囚笼政策”,实行了“杀光、抢光、烧光”三光政策,华北大地生灵涂炭,无辜的人民倒在侵略者的屠刀下,那个曾经富饶安宁的疆土,在日寇的铁蹄枪炮下,白山黑水在流血,那天总是灰蒙蒙的,看了就让人心痛。

  中国领导的八路军,以整个华北大地为战场,发动了反侵略的“百团大战”,这是一次侵略与反抗的生死较量,这是一道承载数亿中华儿女的胜利曙光。

  在八路军彭德怀司令和左权将军指挥下,与日寇背水一战,105个团,40万人参加了战斗,破铁路、炸桥梁、端炮楼、炸据点,断了日军补给线。冲锋、进攻、搏杀、血刃,历时5个多月,成功的粉碎了日军“囚笼政策”,击毙、击伤、俘虏日伪军46480人,沉痛的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阻缓了倭寇南下进攻的步伐,极大地鼓舞了全国抗日军民抵抗到底的的决心。

  “百团大战”打出了中国人的骨气,打出了中国人血性,打出了八路军威风,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向日本侵略者发起的主动攻击,彻底粉碎了“游而不击”的谬论,打出了民族的气节,

  在左权将军墓碑前,彭德怀司令是这样说得:“要想种族不灭,唯有抗战到底”,他说出了中国军民的心声,中华民族从来都是具有血性的民族,不具有奴性,从来不畏惧侵略者强暴,哪里有侵略,哪里就有反侵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金秋的十月,气爽怡人,站在烈士陵园的高处,那山是静静的,那叶是绿绿的,那丛中桂花飘香,幸福的人们漫步在小道上,我知道今天安宁、和平,是那些个为了得到和平、幸福,先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侵略者的子弹,才换来了今天子孙后代的安宁富裕幸福的日子,铭记历史是为了更好的珍惜今天,回忆过去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工作奋斗,自强不息,去创造实现“中华民族富裕的中国梦、科学梦、强军梦、强国梦”。

  这箫笛悠扬穿透古朴的江南,伴随着一帘冷韵的曲子,轻轻柔绵微拂着寂冷绵绵的河水,琴音切切低沉古朴,在这个冬日里飘荡着优美的旋律,合着情感的声音渐渐的散开,叩动着我的心扉,这梦里寻她千百度,时而冷韵飘飘,时而冷霜覆野,任凭时光的流年穿越,一喧的寒气逼人,一缕的思绪飞扬,这箫声瑟瑟圈圈飞絮,纵情在石桥头、幽巷的深处、炊烟的农舍,在冷烟环绕的河塘,在一望无际霜凝的乡野,奏响了动人的乐曲。

  凝霜寒烟妖娆妩媚,轻柔溢溅,缓缓飘荡在无边的江南,寂冷的古镇寒气升腾,一阵雾霜凝雨,丝丝苦寒缓缓零落,在枝头抖寒,一声古箫委婉柔柔,一曲古老的民谣,一首令人难忘的曲目,吹奏出声声冷风云飘的乐章,轻柔地穿透后山的竹林、寂寞的茶垅,萦绕在这冷烟飘绕的池塘,丝丝、缕缕、冷冷、落落,寂了这灰色的江南,盈了这古镇悠然的冷艳,这凉气在原野中奔流,箫声韵切,缓缓瑟瑟,如一股寒风穿破那青墙庭院的琉璃瓦,那寺楼的钟声敲响,与那洞箫混音合奏,渐渐的回荡在这江南寒冬。

  寻一支乡音浓浓,寻一抹冷色艳舞,盈一湾寒水泼洒古巷,让封冻的寒水悠悠缓缓,让一叶的扁舟畅游心湖,悠荡着冷花浪涌的冷诗,一袭寒凉,一阵冷意,悠缓的穿过这烟水飘流的古镇,冷了这千年的古巷,万卷的诗韵,牵动着不知多少文人骚客的心。我那梦里的江南姑娘,缠情在冷风的船头,听涛声依旧,任凭思绪凌乱,让粒粒霜米浸湿花袄,这一个劲的寒风又起,那丝巾遮了姑娘的秀脸,美丽冻人。

  这洞箫唯美演绎着寒冬里的天籁,那叶乌蓬悠哉,穿过了冬季冰冷的河道,岸边人气渲染,车水马龙,岸头人潮涌动,这冬的渡口暖意浓情,牵动着思念、拥抱,老大动情摇着那橹,娘子船头把歌放,一曲江南的箫笛优美,穿过水镇,穿越寂山,划过灰冷的天空,那冬云悠缓低沉,鼓动着冷风袭袭,瞬间卷了这江南的大地,冻寒了那娘子的身姿,那红扑扑的秀脸漾着风骚的妩媚。

  寒风冷雨,霜珠沃野,一帘的寒气在乡野中弥漫,我尽情独步在这小桥流水江南里,着一身绵软绒服,轻缓地踏着寒冬的脚步,在无际的旷野中散步,细细的聆听着箫音的浓情,寂静、柔和、优雅煽情,如一股清泉流淌在寒冬的江南里,跌宕起伏,唤醒了这寒冷的田园,渐渐宣泄了这内心的冷漠,忽而激情洋溢,忽而温暖如春,寒冷中冰珠串串透明,雕琢着古老的屋檐,挥一笔浓墨书豪,将冬日里的江南尽情描摹,这箫笛凄美,潺潺流韵,如此醉人曼妙动听,飘荡在这幽情的画舫,绚了这千年的长亭,媚了这寒冬的江南绣坊。

  寒风雪霜,冰珠垂帘,在一阵寒意中掀起,一夜的瑞雪轻笼着江南,撩开了这漫长的寒夜,燃一颗红烛渐渐撩亮小屋,饮一杯红酒涨红了脸,那留声机一直重复那首让我忘情的箫曲,洞箫低沉,旋律优美,悠荡着心灵的涟漪,听着、听着,我真的醉了,这箫音缠绵,萦绕在这迷情的暖屋,那古朴令我陶醉的箫声传情,渐渐的穿透了我的胸膛。

  寒晨沃雪,薄雪绒绒,在一季的雪韵中撩起,那在记忆中滚动的画面,历历在目,喜欢坐在飘雪的窗前遐想,静静的听着你,用箫笛演奏着曲子,那笛声悠长,轻轻悠荡在江南的雪野,我看见了那江南姑娘,在飘雪中演奏,身着绣了绒毛的绸缎旗袍,刻着那姑娘妩媚的身段,这身姿,这箫,这绸缎,这风,这飘雪,顷刻融入了我的思绪。

  渐渐地,渐渐地,暖了这寒冬的陌上,圆了这寒冬的诗韵,这箫曲绵绵,眉目传情,悦了我快乐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