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原创 散文作者:张子保

  一个周末的晚上﹐一个人在海淀区闲逛。径直穿过金红都商厦﹐远远望见前面的金红都商厦广场上灯火辉煌,人头攒动。待我走近时﹐音乐声耳欲聋﹐响彻心扉﹐让人就有一种想要跳舞的冲动。

  在广场中央的舞池里﹐每当音乐响起﹐面前就迎来几位绅士﹐张张面孔都是那么真诚﹐使你不忍心拒绝。一只舞曲又响起﹐尚未走向原位﹐下一支舞曲便又响起﹐马上有人前赴后继上来﹐于是只好一支接一支跳下去﹐受欢迎程度竟超过大学时代。

  我痴痴地站在一旁﹐不为他们的表演所吸引﹐仅为他们的激情与心境所倾倒。我也想学跳舞﹐一进舞场里面向老师交了20元钱的舞会票﹐舞蹈老师教我学跳舞。舞蹈老师和我跳一曲﹐我不是走错步便是踩老师的脚﹐说比百米赛跑还累﹐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我就不信﹐人家学得会﹐我也学得会﹐我并不比别人笨﹐经过舞蹈老师的一番指导﹐我掌握了整个舞蹈的基本动作﹔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动作的规范与整体配合的排练了。经过一个小时的排练﹐生疏的舞步也开始变得和谐了。我渐渐地熟练掌握了舞蹈中的各个动作﹐整体动作也比之前协调了许多﹐我心里乐滋滋的。但我并不骄傲﹐没有放弃﹐继续练习。正当我一个人卖力地左右摇摆时﹐一位素不相识的老兄被我的执着精神所感动﹐主动挽起了我的手臂﹐和我一道跳起了迪斯科﹐忽闪忽闪的灯影下﹐他那如痴如狂,与众不同的舞姿真是别有一番风景。

  几场舞跳下来﹐发现广场里的舞林高手还真不少﹐无论是优美的狐步舞,抒情的华尔兹,热情的桑巴还是醉人的探戈﹐都能找到知音。跳舞人群当中有老爷爷、老奶奶、有年轻的小伙子、漂亮的姑娘们、有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所有人无一例外的在音乐声中忘我地、陶醉地舞动﹐仿佛整个世界就是他们的舞台。不论是否有观众﹐是否有掌声﹐无所顾忌﹐义无反顾地舞蹈。舞场也是社会的缩影﹐你能见到形形式式的人的另一面﹐全无白天上班时的矜持。有人很大胆﹐手握得紧紧的﹐目不转睛盯着你看﹔有人很缅腆﹐若即若离﹐只敢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你﹔有人很讨厌﹐手脚不安分﹐没话找话说个没完﹔有人则很幽雅﹐恰到好处地保持距离﹐凭借娴熟的舞步传递魅力。

  我跳累了﹐想休息一下﹐我坐在舞场内﹐看到人家在跳舞﹐我的脚底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痒﹐于是就跟着节奏蹦哒起来。循循善诱的教导﹐全情地投入﹐不想我扭起来也逐渐有款有型﹐像模象样了﹐一曲终罢﹐真有道不尽的快乐与惬意啊﹗

  尽管我很喜欢跳舞﹐但老婆却不喜欢﹐她很支持我﹐并不反对我进舞场。常在报刊杂志上看到因跳舞而导致家庭不和的事例﹐真庆幸有一位爱我、理解我、尊重我的妻子﹐使我能自由自在地过把舞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