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失恋33天》文章:我的生活必须要充满爱

  继电视剧《蜗居》和《裸婚时代》之后,文章第三次和导演滕文涛合作,出演电影《失恋33天》中的男一号“王小贱”。本片不但有《蜗居》原班人马加盟,同时本片的女主角又是他的大学同学兼至交好友白百合,谈及这次电影拍摄经历,文章称跟团队就像一家人一样熟悉又默契,而刚刚遭遇被离婚谣言的他,从电影谈到自己和马伊俐的爱情时则坦言自己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生活中必须要充满爱。影片《失恋33天》将于11月8日起正式在全国公映。

  网易娱乐:为何会接拍《失恋33天》这样一部电影呢?你之前对原著有了解吗?

  文章:在差不多两年前导演推荐我看这本小说,我就看了,大约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就看完了,然后我就很激动,然后我就问他要不要做这件事情,他说我已经把版权拿到了,我们现在开始做了可以,我说那就好,然后导演让我一定要着重地去看王小贱这个角色,说因为我觉得只有你是唯一合适的人选,也就是说在做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建立起了这样一个“唯一性”,我其实真的是很喜欢这个人物,因为这个人物真的是让我眼前一亮,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角色,小清新的,所以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把。

  网易娱乐:原著里“王小贱”这个角色其实是有点“贱”有点“娘”的,你觉得自己饰演出来的效果跟原著中的差别大吗?

  文章:我觉得他出来的效果是可爱的,是积极向上的,是严谨的,状态是非常好的,对于这个角色的认可或者是评价我觉得对我来说都是好的一面。

  文章:没有,很顺利。因为之前讨论了太多关于这个角色去把握的分寸感和如何去诠释这样一个全新的角色。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团队,我跟导演实在太熟了,我相信我的对手,我相信所有人在现场给予我的第一时间的反馈,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网易娱乐:你之前在《海洋天堂》、《白蛇传说》等电影里都是演比较憨厚的角色,出演的电视剧也多是可爱大男生的形象,这次饰演一个有些娘又有些贱的角色会不会担心会颠覆以前在观众心目中的阳光形象?

  文章:颠覆,我觉得一部电影或一部电视剧好像还达不到所谓的颠覆,而且我演得都是都市题材,都市情感题材,我觉得只是各种角度各种方向的尝试,谈不上颠覆。

  网易娱乐:《失恋33天》是你第三次和滕华涛导演合作,能说一下跟滕华涛导演合作的感受吗?

  文章:因为滕华涛导演我对他的评价是,他是一个永远生活在青春期里的导演,掌握着当今时代最前端的一些事情,包括他身边的朋友,包括他所感兴趣的一些事情,所以他每次跟我合作,我都能从他身上得到更多新鲜的东西,并不像我们一直在重复啊重复啊再重复,其实不是,每一次都有更新的东西在,所以我还是很喜欢跟他合作的。

  网易娱乐:这次《蜗居》的班底加盟《失恋33天》,都是老面孔,但在一起你要演出完全不同于以前的角色,会不会有些别扭?

  文章:一点都不,因为我们这个班底实在是太熟了,熟得不能再熟了,从《蜗居》开始到《裸婚时代》,再到《失恋33天》,就真的是像一家人一样。

  网易娱乐:你和白百合之前合作过电影《万有引力》,而且私底下你们很熟悉,你如何评价她呢?

  网易娱乐:白百合说你跟她在《失恋33天》里经常吵架斗嘴,现实中你们也是这样,真的吗?

  文章:就太熟了嘛,见了面就这样,好久不见吧一上来就觉得咱们好久不见了,特别想念,但这种气氛维持不了15分钟,15分钟之后就可能会出现一些“嫌弃”的眼神,包括一些挤兑的对白,就是这样。

  网易娱乐:这部《失恋33天》是讲失恋的,你自己是否也有一段特别刻骨铭心的类似经历吗?

  文章:我觉得时间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一个解决办法,当时一定会痛,一定是觉得天都要塌了。

  网易娱乐:这部电影亮相的时候主创曾经说观众看了之后,失恋的能疗伤,恋爱的能更加珍惜并hold住自己的幸福,你如何理解这部电影中的爱情观的呢?

  文章:这部电影其实对于它想给予观众,让观众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迪我不想过多的去谈论,我只是想说这部电影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就看观众他怎么去看这件事情,因为所谓hold住幸福在我看来是不存在的,因为只要你生活在幸福当中幸福是不会跑的。

  网易娱乐;你和马伊俐到今天修成正果,也有了爱情的结晶,在今天你自己是如何看待爱情的呢?

  文章:我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我的生活中就是必须要充满爱,所以我跟太太会有很多方法让爱维持很饱满的状态,彼此之间对爱的一种保护和经营,所以我跟太太首先是会在性格上有一些互补,然后从生活或工作中都会有一些彼此之间兼顾的一些东西,而且我们还有孩子,我们都有很多的一些创造新鲜的东西在。

  网易娱乐:《失恋33天》的特辑里有一句话是“距离打败爱情”,你和太太也常常会因为工作原因分隔两地,你认为这句话说得对吗?

  文章:我记得我们拍《裸婚》的时候有一句话叫细节打败爱情,我觉得这个会是我比较认可的一句话,距离打败爱情对于我来讲好像不存在。细节打败爱情我说太多了,所谓距离,我觉得爱情是不能让它冷的,这是一个需要在保温箱里去存活的一种情感,如果说让它忽冷忽热它会变质的,如果让它冷了,那这个东西就彻底凉了,保温箱里有一个恒温的状态,或者说你可以偶尔加加热这样的,我觉得这个是必须的,距离产生的分手也罢,打败爱情也罢,我觉得首先是两个人对于这份爱情的保温程度不够。

  文章:《33天》是一部历时两年的诚意之作,是我跟白百合、跟华涛导演的再一次合作,我会用大家最熟悉的状态给大家展示我们最清新的一面,所以这个电影是值得期待的,是值得观众们走进电影院去看的一部作品。